APH|普奥|此外全员无节操√
EVA|薰嗣
盗墓笔记|瓶邪
驱魔少年|神亚
Vocaloid|唯爱镜音连

【普奥】我等你长大

一个随意的渣段子,奥养子普,可能是玻璃。

你记忆的开端,约摸在八岁左右。这不算正常,但你对那之前的记忆并不执着,毕竟你一直奉行活在当下。
你没有父母,却有一个年轻的监护人。但你如此排斥他,甚至以让他烦恼为乐。例如嘲笑与他相关的一切,故意闯祸让他收拾得焦头烂额,或是破坏他所在乎的物件。

但即使你这样对待他,他都很少生气,只是用一种你当时并不能读懂的眼神看着你,良久,终于在你失去耐心走开前,他伸出手,似乎想要碰碰你的肩膀,或者头顶,被你一扭身子躲开了。

如今你很怀念那双手,从前它时常想要摸摸你的头顶,都被你变着法的躲开。所以即使那么怀念,你都很难极回忆起少有的一两次触碰时,属于他的温度。

从前的那些日常其实相当待善可陈,总是以你带给他的无妄之灾收尾,唯独那一次。
一个行迹诡异的人拜访了你们的家,他和那个人小声地交流了很久。那时你对他来往的人毫无兴趣,正想出门解解闷,就看到,他对着那个陌生的访客笑了。
那是你所有的记忆里,他唯一一次露出笑容。
即使那不是对你展露的,你从来没有办法让他拥有想要微笑的心情,却依然让一旁的你铭记在心。
那笑容就像是,酝酿了许久的瑰丽珍珠,才刚刚绽放光芒,就被人给夺去。
但是都没有意义了,他的表情,不论是预见结局的悲哀,还是那仅有的微笑,你都再也看不到。

日子照旧毫无新意地过去,12岁的你觉得这无聊的日常简直要杀了你,你在这时对自己监护人的恶意似乎褪去了不少,行事也不再那么暴戾。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你感到有些诡异。
他太过于安静了,虽然他平时话就不多,也许是因为从前你很少好好听他说话,不过现在,你萌生了想要和他交谈的想法,你甚至试着问了他几个不带挑衅的问题。
可他没有回答。
他只是安静地看着你,然后摇了摇头。
虽然你非常厌烦他的说教,当他终于对你不发一言时,你却感到更加不适。

再后来你又长大了,15岁的你开始为了将来做打算,在那段奔波于学校和打工的日子里,你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
偶尔得空,竟然萌生出一种回去看看他的想法,但当你真的回去,却感觉到越发诧异。
他不仅仅是安静,甚至对于你的招呼也毫无反应,直到你上前去拉住了他,他才如梦初醒般对你点头致意。
一种沉重的不安攫住了你,你抓着他不断追问,他却始终不发一言,终于在最后,他按住自己的耳朵和喉咙,摇了摇头。你第一次看懂了那紫色双眼里的悲伤。
世界仿佛塌陷了一点。
似乎也是从那时候起,你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琴声。

你搬了回去,打算照顾失去声音的他。
相处的时光寂静到让你感到疼痛,想要和他分享些什么话题,却惊觉他已经无法倾听。
他看上去很平静,甚至拒绝了你送他去医院治疗的提议,你却偶然在深夜里,看到他伏在钢琴上,连哭泣也没办法发出声音。
期间你拜访过很多医生,却都对他失声的原因毫无头绪。

你18岁了。这天他难得早起,把一个礼品盒交给你,在你能握住他的手之前,把双手收了回去。
但你并未来得及为成年高兴,因为你感觉不安到了极点。
为那潦草扭曲得不像出自他之手的字迹,和他越发茫然的眼睛。
你才发觉世界的崩塌还在继续。
你终于不管不顾地抱住他,你说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能看见对不对?你不会再……
我也不会再……
几乎忘了他早就听不到任何声息。
可不论你多么焦虑,那双紫水晶一样美丽的眼睛依然彻底暗淡了下去。
他的表情像是在哭,眼泪却早就蒸干了,再也流不出任何感情。
他失去了光明,但这还不是最残忍的事情。

如今,你把一束雪绒花放到他的墓碑前——你早已没有机会询问他喜欢什么花,这是他的朋友告诉你的——遗像上的他看上去比如今的你还要小,他再也不会等你长大。
你们之间的十年回忆明明那么长,但你在漫长的余生中一遍又一遍咀嚼它时,却发现值得回味的甘甜如此难以寻觅。每当你在梦境中回到过去,你才一层一层看懂他曾经那让你无法理解的眼神中,包藏了哪些含义。
然后一遍一遍痛恨自己。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
但即使未来如此了无生息,你依然无法随他而去——他唯一的遗愿是你的生命得以延续。
你终将匍匐在名为过去和悔恨的地狱里,活下去。

fin.

评论
热度(26)

© 十日眠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