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普奥|此外全员无节操√
EVA|薰嗣
盗墓笔记|瓶邪
驱魔少年|神亚
Vocaloid|唯爱镜音连

继续吸血鬼设定的脑洞。

去百度了一下主教的衣服发现很好看啊!就让少爷穿了=w=。

这一身本来是红黑的,不过我画的时候发现白的也很好看……好纠结,干脆两张都贴一下!



之前的MMD也做完了(*/ω\*)丢一下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54235/



话说我不怎么会讲故事……大概就是随意写点儿零碎的片段。

起名无能……地名照搬龙之谷。

设定都是瞎掰的。

 

【日光在他身前洒下一瀑光明,便在他身后烙下了等同的黑暗。】

今夜是满月。

潜伏于这座城市的魔物不少,每到这样的夜晚更是容易倾巢出动,说实话这并不是个猎食的好时机——这看似热闹的街上没几个人类,人类很少会在暗夜外出。除了猎人和牧师,这些人可不好招惹。但是体质使然,每逢满月之夜这些魑魅魍魉的精力往往会充沛到无处发泄,自然无法就这么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巢穴里。

基尔伯特像往常一样随意走进一家酒馆坐下要了啤酒。吧台边的调酒师有些木然地进行自己的工作,看来主人的浮躁让这个傀儡的机能都不太能正常发挥。眼前那个将帽檐拉的很低的女巫掏出一只瓶子往自己那杯颜色无法言喻的混酒里撒上一些不知名的粉末。而角落里的一桌兽人索性恢复了本来的牛头马面,它们以兽首饮酒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别扭。

他身边的一把椅子被人拉开坐下,随着声音一起飘过来的还有香水味儿:“哥哥我就知道小基尔会自己跑出来喝闷酒。”

基尔伯特乜了他一眼:“哈,这种时候你还有勇气泡妞?弗朗吉,水鬼的血味道怎么样?”

“虽然比起安普莎还差一点,但是她们幻化的外形水平很好。为了美人这点小事哥哥我能忍。”弗朗西斯热衷于猎艳,且对象不分种族生冷不忌,好看就行。

“你得了吧,她们身上的腐臭连香水都盖不住!你身上也全是……离本大爷远点!”基尔伯特有些烦躁,拿杯子的力道又大了些,眼见那个无辜的啤酒杯就要爆开。

“哥哥我知道你现在精力过剩很焦躁,要不你出去找个猎人或者巨眼怪干一架吧。”

基尔伯特没接茬:“东尼呢?”

“应该在二楼的房梁上,他说想睡觉。”

“……”

弗朗西斯看到原本还心不在焉跟自己插科打诨的基尔伯特像是突然得了什么灵感似的猛地朝窗外一个角落望过去,跟着对方撇头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见远处一袭黑色的斗篷一闪而过,基尔伯特把啤酒往桌子上一扔丢下一句有事就追了出去。

 

在远远能看到教堂的地方罗德里赫跟瓦修道了别,对方半带抱怨地叮嘱了他几句便匆匆离开。他掏出石英表看了一眼,快到凌晨五点,看来今天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什么事是你那个猎人朋友搞不定反而需要你只身闯魔窟的?”黑暗里徒然响起一把低沉的声音吓了罗德里赫一跳,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身边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人……虽然对方不是人类。他回头,那双罕见的深紫色眼睛却没对上对方的视线:“您什么时候来的?瓦修居然没有觉察到。”

基尔伯特默。猎人能准确地感觉到血族的存在,前提是血族有攻击的意图。他没有理会罗德里赫避重就轻的疑问:“今晚是满月,为什么要独自出门?就算血族不伤害你,你就不怕哪个头脑发热的狼人或者僵尸直接把你生吞了?”

说到这个他就来气。一路上都有魔物对这个毫无防备的人类蠢蠢欲动,被随后赶来的他直接拧断了脖子。虽说不久那个猎人就来接罗德里赫,但就是那么一会儿的空档对方便几次涉险……被祝福的银十字虽然有很好的威慑效果,对于这些低级的玩意儿却作用不大。

“您应该知道这里出事了。瓦修这几天很忙……但我必须在满月的时候过去看看,伊莎和贝露已经搜查了几天,但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最近这座城市里有为数不少的人惨死于血族之手。

一般而言血族的猎食行为并不大量致死,加上血族出没隐蔽,猎人对这些异常棘手的暗夜生物即使非常仇视也并不多加干涉,更多的时候是消灭那些毫无节制的低级魔物,算是双方妥协的结果。但是这次死于非命的人多得越过了底线,即使没有委托猎人也无法坐视不理。

罗德里赫这样的神职牧师也是同样,既然伊丽莎白和贝露都无功而返,即使明知道基尔伯特不会同意,他也有义务要在满月这种魔物集中出没的时候去寻找那些脱轨的猎食者——他的治愈能力非常出色,同样的还有他的感应能力——在他集中精力去感应的时候。只要尸体上残存着加害者的气息,对方一旦出现在他方圆百米内,他就能辨认出来。

但是这样做非常耗神,所以他平常不会刻意去感应,这导致他时常无法觉察到身边有魔物出现,就比如刚才的基尔伯特。

这也是让对方非常担忧的一点。

“自己都差点变口粮的小少爷还有余力去关心死人?”基尔伯特的口气还是很糟,自从罗德里赫在痛哭墙出了意外他对于对方单独出门这件事就有了心理阴影。

“您这么说对死者太失礼了,笨蛋先生。这是我的职责。”

“跟你的命比起来职责算个屁!既然那个暴力狂猎人没空陪你那直接来找本大爷啊!”

“说了他叫瓦修……还有我并不知道如何找到您……”

“那么你那个减少接触的提议取消了!”

“笨蛋先生!万一……”

“啊啊本大爷知道!爷不会蠢到跟那个猎人正面遇上!”

说到底,猎人不会察觉到没有杀意的血族……在小少爷面前,他怎么会有杀意。

基尔伯特有些气急败坏地把罗德里赫拉进怀里直接吻上他的唇。即使是这样松松抱住的力道对方也挣脱不开,最终还是软倒在他怀里任他施为。他确实是感受到基尔伯特的担忧了。

罗德里赫的手搂住他,安抚似的一下一下抚过对方的后背。

等到对方从那种焦躁状态中冷静下来,罗德里赫稍微拉开些距离,顺手拂过对方乱糟糟的刘海:“那么明晚9点我在这个地方等您。”

“啊?”基尔伯特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打算去赫尔马岱港口一趟,瓦修没空的话就找您,您自己说的。”


TBC(大概)


另一个无关的脑洞。如果恶友组都是血族~


身为血族的基尔伯特并不排斥接触人类的东西,比如他第一次试着喝下那种叫啤酒的玩意儿以后就死心塌地地迷上了。

当时初次尝试,他对酒精还没什么抗体,一瓶下肚居然酩酊大醉……

幸好他的酒品不算太差,只不过本来力气就大道不可理喻的他不敛力道把几个找茬的僵尸给拆了,事后弗朗西斯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委婉地表达了对他酒量的鄙视,接着不知怎的就发展成两人拿着伏特加打算拼酒量……然后基尔伯特赢了,因为弗朗西斯只闷了一口就对这种只能用灌才能喝下去的饮料非常鄙夷,说这有违他的美学,直接弃赛。

深觉自己胜之不武的基尔伯特对此很是耿耿于怀,所以后来听到罗维诺管弗朗西斯叫红酒混蛋的时候他也从善如流。

至于另一个番茄混蛋安东尼奥,很显然他最大的喜好是番茄。

如果说身为一个血族爱喝酒还能算小众爱好,那喜欢吃蔬果就真的只能叫异类了,对此他本人的解释是“俺觉得番茄看起来就像一大包凝固的血一样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啊”,顺便一说他最初乐意跟基尔伯特交朋友是因为那双血红的眼睛就让他联想到了番茄,这个理由他识相地没告诉对方省得挨揍。

而对于弗朗西斯,类似的他是觉得对方半长的金发令他联想到了西班牙的阳光,他喜欢那样的阳光——这又是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爱好。而作为一个血族他是如何把肤色弄成了小麦色也是一个迷,他的两个朋友对此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好奇。

 

 

……好像不管写啥我都会把它搞得非常不正经。_(:з」∠)_



评论(24)
热度(56)

© 十日眠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