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普奥|此外全员无节操√
EVA|薰嗣
盗墓笔记|瓶邪
驱魔少年|神亚
Vocaloid|唯爱镜音连

【普奥】Infinite or zero

【例行的唠叨】

1.背景设定来自苹果核战记。

2.只是为了记一下脑洞,所以大约是一篇片段+介绍的莫名其妙的玩意。

3.依然又白烂又OOC,我就想看情商感人男友力爆棚的普爷怎么着吧!【你滚

(有一丢丢的法英跟瑞奥。)

—————————————————————————

时隔三年,曾经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上尉回到了奥林帕斯。那最后一片净土大陆上,于丛林和原野的簇拥之中,繁荣而祥和的白银之城。

除了中央区正在修缮的空天之塔,与记忆里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跟边境地区炮火纷飞的光景相比起来这里几乎就是乌托邦,虽然基尔伯特知道叛军从未放弃过对奥林帕斯的渗透,否则空天之塔也不会因为恐怖袭击毁于一旦。

不过回到这安宁而繁荣的都城并未让他心情愉悦。对外的说法是,他是回来接受晋升奖励的——少校,若不是战争,这个年龄做到上尉都不可能,然而与上一次晋升时的自豪相比,这回的贝什米特先生可说是极其不情愿的。

试问一个出身特战队,驰骋战场多年,无论体能格斗还是作战指挥都出类拔萃的军人,在晋升之后接到第一个长期任务居然是回到安宁的国都当保镖,他能按捺住脾气搭上回程的飞行器,真要归功于那军人天生的服从素养……

飞行器平缓地降落在第八区一幢寻常的摩天公寓楼顶,他一眼看到他的顶头上司弗里德里希先生正等在那里,身后还跟着两个金发的男人。一个将半长的头发随意束起,瓦蓝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另一个短发的正和身边的人低声争执着什么,浓眉微拧,而看到他之后似乎拧得更厉害了。

不用说,这两人应该是他的“雇主”了,能够说动弗里德里希把他从战场上拉回来,背景应该不简单。基尔伯特也不动声色地扫了两人一圈:看不出来头。

弗里德里希首先迎上来,说了些寒暄的话,纵使心里对这个“任务”不满到了极点,但是碍于这是被他视若父亲般尊重的上司,基尔伯特倒也表现得平顺。接着为他介绍了另外两个在场的人,弗朗西斯先生跟亚瑟先生——略去了姓氏,而基尔伯特确定自己未曾在任何要员名单中见过这两人,于是现在只能有一种猜测:他们与生化人牵扯颇深。

弗朗西斯说明他们的来意,与之前的说法一样,由于各方面的指标都非常优秀,他们恳请弗里德里希先生让贝什米特少校担任一位政府要员的保卫工作。也就是在他们交谈间,另外几架飞行器陆续抵达了停机坪,来者都身着与基尔伯特类似的制服——原来这个保镖的任务还不止分派给了他一个人。

过了一个小时,当亚瑟和弗朗西斯先行离去之后,他们的任务目标才姗姗来迟——基尔伯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谁:因为主张全面推广生化人技术并积极为他们谋求平等权利而备受争议的,格兰茨政务官。

“您好。”年轻的政务官对着他伸出手,基尔伯特隔着手套第一次握住他的手,他深紫色的眼睛里是一片寂静,声音也是同样的清冷,“今后承蒙照顾,我是罗德里赫·格兰茨。”

—————————————————————————

一切是起因是21世纪末爆发的核战争,这导致了22世纪的人口锐减,虽然核冬天并未来临,能供人生存的的地区也只剩下了现在的奥林帕斯大陆,残存的人们摒弃了过往的一切,在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个个市国,并一度将其建设为理想乡。虽然尖端技术能带给人们长寿与富足,但生育率始终在低位徘徊,人口本身也成为了备受重视的资源。为了增加人口,也为了更好地为奥林帕斯服务,一项计划在各方无休止的争吵中得以执行:制造生化复制人。

在杰出的人群中挑选基因进行复制,在制造过程中人为抑制住他们有关愤怒、悲伤、绝望等等一系列负面情绪,将其快速培育到青年时期——他们会拥有和本体一样外貌,以及出色的知识和能力,但不会继承其记忆和意志,理论上确实是与原型不同的个体。由于负面情绪被极大地压制,他们拥有更加出色的执行能力,已经有不少生化人进入关健领域,政要中也有相当数量的生化人。

最初的生化人往往是为了保存那些有着杰出能力的人,所以只在他们身亡后进行制造。后来演变为,在本人同意之后,也会在其活着的时候便制造出他的生化人。虽然生化人为奥林帕斯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争议从他们诞生起便如影随形,起初是人伦方面就饱受争议,后来衍伸到“未来会被生化人主宰,人类再无立足之地”这样的主权之争。大部分国民选择与生化人共存,然而针对生化人的袭击跟伤害事件却屡禁不止。最终一部分极端排斥生化人的国民与残存的战争狂热分子(也许还包括各种敌对境外势力)演化成了叛军,组织了不少袭击跟暴动。而由于不愿意继续消耗宝贵的人口,政府至今不愿意展开大规模的清剿行动。

—————————————————————————

罗德里赫·格兰茨政务官,出身官宦世家。少有的直白地为生化人谋求平等地位和权利的人类——当然这样的生化人政要同样稀少,毕竟他们总是隐忍而理智的。他的努力虽然收到不少成效,例如通过了针对生化人的保护条款和措施,但是相应的,针对他本人的恐吓绑架暗杀也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为此他那位身为银行家的伴侣先生几乎是焦头烂额,除了政府常规的保护手段,他几乎寻遍了市国内的安保公司。这次不知道是如何跟军队搭上了线,于是促成了基尔伯特这次时隔三年的回归。

当然这是基尔伯特最初以为的版本。

贝什米特一家的作风都是异常铁血的,他向来以身为战士为荣,纵使战场异常残酷而又严苛,但是他实现自我的地方,能够从那里得到足够多的历练,能够让他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他身后的一切。

所以他未曾想过他会甘愿留在一个人身边,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拥有爱情。

—————————————————————————

回到奥林帕斯已逾一年,上司没有下达任何新的指令,这意味着这个“临时的保镖”成为了基尔伯特看不到头的长期任务。

但此时,曾经满心的不忿已经消失殆尽,余下的想法居然是庆幸。

基尔伯特倚靠在巨大的落地窗上,窗外是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离地万米的空中要塞冷冷地将稀薄的云层踩在脚下,沉沉的暮色笼了下来,繁华的白银之城灯火辉煌、光彩依旧,如同泼洒一地的星盘,隐约可见远处的烟花明灭。

他又将视线撤回室内。这是空中要塞的一间休息室,罗德里赫和衣躺在屋子另一边的长沙发上,基尔伯特确认过他没有受伤。但自脱险之后罗德里赫就异常沉默,原因很明了:刚刚经历了这一年以来叛军最疯狂的一次追杀,一行人近乎狼狈地逃到要塞时,一直以来负责保护罗德里赫的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了基尔伯特。

这么多年以来,基尔伯特失去的战友何其多,纵使会有愤慨,他也已经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然而在脱险之后,他居然在庆幸。

……幸好那个人没事。

但是不代表罗德里赫能对此无动于衷。他一直沉默不语,垂着眼,似乎在思索,但是基尔伯特觉得他的视线时不时会在自己身上打转。基尔伯特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他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如何安慰。只好就这么有些无措地站在窗前,看着罗德里赫。

良久的沉默后,基尔伯特首先沉不住气,走到罗德里赫跟前,伸出左手执起他的手,罗德里赫却在他发话前开了口。

“贝什米特先生。”他说,声音仍旧清冷,“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基尔伯特扶住他瘦削的肩膀,“听着,小少爷,他们的死不是你造成的。”

罗德里赫摇摇头,他有些无力地搭上基尔伯特揽着自己的手,低声说:“请您坐下好吗……我想向您坦白一件事。”

基尔伯特顿时警觉起来,他在罗德里赫身边坐定,血红的双眼锁着他,对面的人却不愿意对上他的视线,仍旧垂着眼睑。对于罗德里赫接下来要跟他说的话他并非全无预判,毕竟一年以来几乎是生死与共的朝夕相处,他早就发现了罗德里赫身上的端倪。

他过于看淡生死了,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旁人,连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后怕都很少会有,这也是基尔伯特今天对罗德里赫突如其来的沉重心情感到反常的地方。

至于他想和自己“坦白”的事情,大约……

 “我并不是格兰茨,至少……不是本人。”

罗德里赫这么说着,想要抽回手,基尔伯特却在他说完之后紧了紧力道。

罗德里赫怔了一下,这次他抬头看向了基尔伯特,对方的表情居然没有丝毫动摇,甚至有些了然。若在平时,基尔伯特那种坚定不移的表情总能令他平静,但这次却看得他心思全乱,他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您有没有想过,为了一个复制品而送命,这样值得吗,贝什米特先生?!”

“……你说什么?”不知道是被哪个词刺到了,基尔伯特眯起眼。

“那四位先生不是第一次为了我而送命的人。……你们被欺骗了,以为我就是那位受到尊崇的罗德里赫·格兰茨,所以豁出命也要完成任务……但是现在我跟您坦白,我不过是他的复制品,先生。”他说着又移开了视线,声音有些不稳,“所以你快走吧。你……你们是独一无二的人类,而我不过是个生化人……无论要复制多少都会有——”

基尔伯特的左手一把捏住他的下颚强迫他把脸转向自己。

“……你以为本大爷是为了什么甘愿留在这里的?嗯?!因为你是格兰茨,或者因为你是政务官?!”基尔伯特几乎是吼出来,“错得离谱!给我记着,本大爷想走随时可以走,但是本大爷不会走,更不会让你死!跟命令或者身份都没关系,因为你是罗德里赫!只是罗德里赫!懂了吗?!”

眼前那双深紫色的漂亮眼睛因为惊讶和疑惑而瞠大,基尔伯特的回复显然完全超出了罗德里赫全部预期,良久,他才迟疑着开口。

“为什么……”他垂下头,轻轻抵在基尔伯特的肩膀上,叹息般地问。这激烈的情绪是什么呢,人类原初的感性吗?……

基尔伯特拨了拨眼前晃动的呆毛:“你又为什么,想让本大爷走?”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死。

……因为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未来。

罗德里赫没有说话。除了基尔伯特的刚刚的话,他还惊诧于自己的想法,不该这样的……作为负面情绪被极大压制的生化人,这直指心底的恐惧究竟是什么?

“……你就是你,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取代你,所以本大爷不准你再提自己是替代品这种蠢话。”基尔伯特之前还说了些什么,他一时晃神没有听清楚,只捕捉到了这一句。

我是罗德里赫。

可排除了格兰茨这个定语,罗德里赫又是谁呢。

“你就是在纠结这个?生化人没有姓氏?”基尔伯特听到他如此低声的喃喃,有点诧异地问,又一次伸手抬起他的脸,视线扫过那双美丽的紫眸,倏然笑了出来。

“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埃德尔斯坦(Edelsteine)。”

—————————————————————————

我的小少爷,我的Edelsteine。

从那之后基尔伯特就喜欢这么叫他。

不过当基尔伯还是经常喊他的名字,特别是生气或者焦虑的时候。

“罗德……”

对,就像现在这样……

“罗德里赫……”

“罗德!”

罗德里赫浑身一颤,像是终于从梦魇的沼泽里挣脱出来,吃力而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感官似乎变得相当迟钝,动弹不得。视线一片模糊,耳鸣几乎盖过了那个呼喊他的声音,只有太阳穴传来的钝痛依然清晰,罗德里赫又缓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篇朦胧中看到了眼前基尔伯特焦虑的脸庞。

他感觉自己半躺在一个睡袋上,上身倚靠在基尔伯特怀里,对方手里握着一只注射器,现在已经空了。

营养剂似乎没剩下多少了。

生化人是有缺陷的。虽然他们看上去不会衰老,但是身体却以数倍于普通人的速度在衰弱。直到十年前取得了重大突破:只要定期(通常是两个月一次)回到国都的生化中心的培养器中进行修复和补充,便可以将他们的寿命延续到人类的平均水平。

然而这里是位于崎岖边境的、曾经的边境关卡,矩形废墟。叛军为了争夺关卡的控制权,矩形废墟的守军和边境的居民已经被其围困了将近80天。

注射型营养剂作为应急品可以延缓衰弱的症状,但是罗德里赫的身体状况也几乎到了极限。

基尔伯特看着他快速虚弱下去的身体和越来越模糊的意识,心痛得无以复加。

虽然他收到的上一条军令是跟守军一起死守关卡,虽然两人在一起之后他不再愿意铤而走险,但是坐以待毙也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本大爷的上一个任务还没结束呢。

“罗德,听得见么?”

“基尔……”

“是我。罗德,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去。不准放弃,听到没有?”

“嗯。……。”

“你说什么?”

“……我爱你……。”

“……本大爷没听清楚,再等一下,回去之后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嗯。”

“只靠二十台战斗机甲就突破封锁线杀出重围,虽然很想褒奖你的勇气和能力,但是你擅离职守了,贝什米特少校。格兰茨先生费了不少口舌才把上面对我们的不满压下去。”

基尔伯特在第八区中央医院的病房外听上司训完话,毫无悔过之意地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弗里德里希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故意没避开右肩的绷带把他拍得龇牙咧嘴。

“不过我很高兴看到你不再只是一个军人。”

然后弗里德里希敲定的惩罚是关一个月禁闭,在病房。

—————————————————————————

关于后遗症

这次事件的后遗症是基尔伯特没事就老想让罗德里赫去培养器里泡一泡。

—————————————————————————

关于掉包

有一回,他们居然遭遇了两个会易容的东方人。当时一个扮作罗德里赫支走了基尔伯特,另一个扮作基尔伯特去见罗德里赫。

不过基尔伯特一看对方的眼睛就当机立断扼住他的咽喉把他摁到地上,同时另一边的罗德里赫的枪对准了那个人的脑门。

“你不是他。”

没人能在我面前假扮他。

—————————————————————————

不要和生化人开玩笑。

某天在两人不知为何亲了个上气不接下气,看着罗德里赫绯红的脸,基尔伯特脑子一抽对罗德里赫说,要不你给爷口交吧。

结果罗德里赫毫不扭捏地就拉开他的拉链,基尔伯特又一把抓住他的手。

“我我我开玩笑的。”

大概是FIN.【顶锅盖

评论(11)
热度(38)

© 十日眠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