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普奥|此外全员无节操√
EVA|薰嗣
盗墓笔记|瓶邪
驱魔少年|神亚
Vocaloid|唯爱镜音连

【普奥】活见鬼

这只是一个突如其来没头没尾的脑洞。

情人节发这种东西真的好么x


十六岁的基尔伯特最近比较烦。

在这个月朗星稀的夏夜,由热衷于怪谈的本田菊挑头,一群热爱作死的少年们团团围坐在教室的角落讲起这个学校各种死于非命的传言,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决定把头撇到另一边,同时往边上挪了挪。

不,并不是他自持高冷不合群什么的,别说,本田菊那个版本的凶杀案还真有那么回事。

问他为什么知道?

凶杀案的正主就坐在讲台边上听他说戏呢。被点到名字的时候忽然阴恻恻地笑了一下,起身朝这边爬了过来,脖颈大动脉里喷出来的血拖了一地。

所以说这群少年是在作死啊,基尔伯特继续叹气。

他并不担心这个厉鬼会搞出什么其他的灵异事件来。果然,那个拖了一地血的大兄弟爬到一半突然像是被烫到一样缩了缩,不甘心地徘徊了一阵,离开了。

虽然有一教室的人,但是基尔伯特知道只有自己目睹了全过程。


这事得从他的眼睛说起。

他天生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作为一个非白化病的健康人类,这很不寻常。但是除了虹膜的颜色比较标新立异,他的视力并没有什么异常,所以他的父母最初也没有在意。

而真正的“异常”暴露出来的时间比较晚。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基尔伯特其实心里相当藏得住话,加上他的朋友很少,以至于直到快十岁的时候,他亲爱的老爹无意中看到了他的日记,接着被难得正经八百的父母连夜讯问,他才知道小时候和自己玩过的没头的小姐姐和只有头的小哥哥是个什么玩意,以及其他人并不能看见这些东西的事实。

第二件烦心事来自于他第二天得去趟医院,那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之一。不为别的,光是各个病床上的痨病鬼就叠了好几层,看多了容易心塞。

第三则是从医院回来之后他还得去车站接一个人。

头天晚上老爹塞给他一张照片说让他两天后到车站去接这个人,自己临时有事去不了。

基尔伯特扫了一眼照片,上面是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人,脸很美,眼睛是同样罕见的深紫色,然而基尔伯特却觉得对方头上翘起来的一撮呆毛莫名的叫他挪不开眼。

“这谁啊?”

“埃德尔斯坦家的孩子,罗德里赫,按辈分是你大表哥。”

“靠我还有表哥。”

“你还有一堆表弟,只不过没让他们来。”

“……”基尔伯特顺便又问了句,“那他来干嘛?”

“他的眼睛不对劲,跟你一样。”

听到这句基尔伯特把抱怨咽回去了:“他也看得见?”

“他母亲说的很含糊,过两天他过来你们自己交流吧。”


于是现在他正在前往柏林车站的路上,电车还有十分钟才能到站,而维也纳开往柏林的列车已经到站快半个小时了。天地良心,守时一向是贝什米特家的传统美德,但是他大爷计划周全也架不住半路撞见车祸现场和交通管制啊。

小时候的他也因此比较抗拒马路,尤其十字路口。车祸的死法真是一个赛一个的违章,看得他经常绷不住在街上吐出来。

现在看多了他已经能坦然地无视之。

电车总算到站,基尔伯特在大厅扫了一圈也没看到有什么头顶呆毛的人,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人的号码打算询问他的所在。对方出乎意料地没有对他的迟到有什么不满,反而稍稍底气不足并委婉地表达了自己迷路的事实。

“不认识路你还瞎跑个啥。”

“都是因为您迟到了,大笨蛋先生。”……结果还是没逃脱这一句。

幸而基尔伯特对这附近很熟悉,凭着对方描述的标志物回想起了他应该是乱窜进一个小巷子里了。

“我靠,你烟瘾有这么大?”

找到人之后基尔伯特打量了一眼他脚边起码四五个烟蒂,“就不能找个有垃圾桶的地方抽么你?”十六岁的基尔伯特还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这样不道德啊不道德。

“都是您让我等这么久的错。”

“这跟本大爷迟到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里停留太久……所以‘它们’跟过来了,我可不想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啊……”罗德里赫怔了一下,“又来了一个。”

“啥?什么东西来了?”

“在我头顶上。”

基尔伯特于是抬起了头。

……我的佛!

一个有汽车头那么大的飞头蛮一样的玩意正飘在他们头顶,嘴张得早就超过了人类的极限,作势就要咬下来。

基尔伯特有点楞,鬼他见得多,要吃人的说实话的第一次见。

然后他看见罗德里赫施施然从大衣的衣兜里拿出——一支细长的香烟,点上,颇不耐烦地抽了一口,然后呼出一口烟雾。

……excuse me?这时候你不跑还抽烟?抽完好上路吗?!

基尔伯特在心里吐槽吐得声嘶力竭。

然而头顶的巨脸却在接触到那烟雾的时候嘶叫了一声,犹豫着不再上前。

“这烟什么牌子居然有这效果?!”基尔伯特见状兴致勃勃地凑过去。

“自制的,掺了点‘它们’讨厌对的东西而已。”

“非得掺在香烟里?还是说本来就是因为你烟瘾大?”

“……您对我有没有烟瘾有什么不满?这东西需要燃烧,香烟燃烧的挥发性很好。而且我在大街上点烟总好过在大街上烧香点爆竹。……咦?”

罗德里赫刚打算抽第二口,那巨脸却又是一声怪叫,被烫到似的又往一边缩了缩。

“奇怪?我明明……”

罗德里赫回过头,若有所思地盯着基尔伯特的眼睛,看得他有点发毛。片刻后他收回视线,把手里的烟掐了。

烟雾散去,那张巨脸依然没有靠过来。

罗德里赫了然地哦了一声。

然后,狠狠地把基尔伯特朝那巨脸的方向推了过去。

“——我靠靠靠罗德里赫你干嘛?!”

基尔伯特猝不及防朝那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跌过去,距离近到他可以感觉到从那里面扑出来一股股血腥而阴冷的气味。

要死了要死了那个见鬼的小少爷本大爷做了鬼第一个咬死你!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问候罗德里赫全家,眼前那巨脸却狂叫着扭动起来,在被基尔伯特撞上之前落荒而逃。

基尔伯特目瞪口呆.jpg

“……这他妈怎么回事!还有埃德尔斯坦你刚刚是要谋杀吗!”

“您这不是没事吗?”

“……靠,你知道这东西不吃本大爷?”

“非但不吃反而被您赶走了呢。所以想借助您把它驱逐掉啊。”

“你就不能说一声啊要吓死爹啊!”

“我要是说请您走过去您会去吗?”

“……不会。”基尔伯特败了,“好吧。解释一下这都什么情况,本大爷从来都只会被这些玩意恶心到而已,怎么你一来就要吃人了?”

“它们在您面前这么无害吗?……难怪你对它们一无所知却能活蹦乱跳地活到现在呢。”

“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对于‘它们’来说,能看见‘它们’的人类的眼睛,是至高无上的美食。小时候好几次差点被吃掉呢。”

“那本大爷为什么……”

“这还不明显吗?”罗德里赫忽而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不难看但是怎么看怎么嘲讽,“乱葬岗里最干净的地方,都有鬼王坐镇呐。”


然后小少爷就赖在这个人形结界的身边不挪窝了x


小剧场

“为什么每次有鬼要吃你你都能发现得这么及时?”

“噢,”指了指自己的呆毛,“玛利亚采儿告诉我的。”

“……”


未完不续x

评论(7)
热度(72)

© 十日眠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