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普奥|此外全员无节操√
EVA|薰嗣
盗墓笔记|瓶邪
驱魔少年|神亚
Vocaloid|唯爱镜音连

【普奥】历史之外(2)

【预警】


接下来是一场玛丽苏穿越大戏。不喜者慎。


有原创人物单箭头主要角色,而且本节并没有普爷出场,打普奥的tag会被打不……


这一节的作者是 @叶晚晚晚 ,我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海因里希绝对是历史上一个炫目的传奇,他曾经把持政务八年的时间,作为一个统治者,这或许短暂,但以一个平民的身份,确实前所未见的。更不用说在那短短的八年时间里,他把国家的艺术文化推向了时代的高潮,并在把国家拉向谷底的同时,又为日后踏向的巅峰铺下了一条康庄大道。


就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有关于他出生的记载却几近于无,没有人知道他何时出生于何处又或者他的父母是谁,他就像凭空出现一般。唯一能知悉的关于他最早的事,就是那一年的秋天,因斯修道院的院长约瑟夫,捡到了一个无父无母,约摸四、五岁的孩子,他为他取名海因里希,并带回修道院抚养。


据修道院当时的人回忆,海因自从被收养起,就表现得和修道院其他的孤儿迥乎不同,他几乎听不懂本地语言,且缺乏自理能力,连独自更衣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像其他的孩子一样为修道院帮忙做一些杂务了。然而另一方面,海因渐渐展露出的聪慧却让人惊讶,短短一年,他不但快速掌握了基本文法,还能背下《圣经》、《马太福音》这些宗教经典。后来甚至通过自学掌握了邻国的外语。这让约瑟夫院长意识到,自己捡回来了一个天才。在他进入修道院一年半以后,就不再差遣他做任何的差事,还亲自负责他的文化教育。


很多人把海因里希放荡不羁的生活归咎于教会一贯奢靡腐败的教风,这完全是误解。海因里希成长的那所修道院院长,教养他成人的约瑟夫,是教宗史上有名的正直刚强之人。他年轻的时候曾就读于全国最高权威的斯蒂芬教堂的神学院。而且是同届生中的佼佼者,尤其是他对文学以及音乐,都有着为出色的素养。按照他的履历,毕业之后在发达富裕的地方的身居高位也理所应当。但他确实是各种意义上的主最忠实的仆人,他烟酒不沾、不近女色且拒绝谄媚,所以随着他年龄知识一起增加的是越发频繁的职位变更,直到45岁都没能稳定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他曾经的同窗好友,担任了斯蒂芬教堂的副主教,为自己这位刚正不阿的朋友,谋求了一个远离首都的小镇修道院院长的职位。在他写给劝约瑟夫就职的信中写到:相信我,我的朋友,那绝对是一个适合你的地方。那里的人民都是主最忠实的信徒。那里能让你的身体不再疲于奔波,才能让你全心与那些历史上最伟大的灵魂对话。这样才能向我们传达主的真意不是吗。就这样,在他的同窗们都已经安享高职厚禄时,我们的圣人约瑟夫才终于有了第一个稳定的职位。


在成为这个偏僻小镇的修道院院长后,约瑟夫丝毫没有懈怠,依然用清教徒的方式去管理着自己这片小天地。这对那里的修道院职员来说,是个无比悲痛的事,因为不能再过那食色无忧的生活。然而对修道院收养的教童来说,倒是种可悲的幸运,因为他们得以躲过像其他教区的孩子那样被猥亵摧折的命运。


在收养了那个奇特的孩子后,约瑟夫院长毫不犹豫的相信,这个孩子今后一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并希望他能成为整顿教内现在的不正之风的旗帜,会成为另一个圣人基督,向世人传达主人的仁慈爱意。事实证明他的预言达到了,虽然只有一半。


而由这位大学者亲自抚养长大的海因里希,他的聪敏智慧依旧让人的惊叹。被教养三年后,就阅读完约瑟夫大部分的藏书,并学会当时主流的五种语言。约瑟夫于是开始教授音乐文学方面的内容,这勾起了海因里希极大的兴趣,甚至近乎于狂热了。后来甚至还自己谱写了弥散曲供修道院演奏。但他对音乐艺术过分的喜爱,也导致他逐渐偏离了约瑟夫所期望的,潜心于神学方面的专研的道路。


随着他的成长,约瑟夫开始渐渐意识到因斯这个小地方和自己的学识已经不足以教养这个孩子。便为他写了推荐信,送他去首都的斯蒂芬大教堂,那个自己曾学习过的神学院继续深造。


按照约瑟夫一向的观念,是不应该把自己寄于厚望的学生,放在首都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的。他会做出这种决定,回过头来看,完全是源于海因里希自己的意志。


根据记载,在海因里希年幼之时是众教童中,贯彻约瑟夫信念最彻底的孩子。他不像其他教童耽于玩耍嬉戏,他的全部时间都和乐器典籍为伴,还有着对弥撒虔诚的信仰,这也是约瑟夫能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总的来说,海因里希除了在对某些方面有种异常的热情外,都很符合约瑟夫原本的构想,所以才同意心爱的学生外出学习的请求。而选择了自己曾经的学习地点,也是希望全国最大的教堂,能稳固自己最为看好的接班人对主忠实的信念。


然而,约瑟夫的期望和海因里希一起离开了。他忽略了和海因里希的才能一起疯长的,还有他让人惊艳的外貌。


到了首都的海因里希,在神学院才刚刚学习了一个月,凭证美丽的容貌和讨喜的性情,渐渐成为了首都贵族们座上宾。按理说生活在偏远修道院的人根本入不得这些大贵族的眼,但是海因里希不同。他不单单俊美秀雅,而且谈吐宜人。而他对审美的独特品味,以及对书籍督导的见解,还让他置身于新潮文学家们的簇拥,常常受邀参加各式沙龙,其中与他交情颇深的就是当时有名的剧作家,他给了他极高赞誉,称他为人间的阿圌波罗,并在日后把他举荐给马克西米利安国王。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在各色雅致沙龙里穿梭的海因里希基本很难记起自己身在国都的目的是学习,而千里之外的约瑟夫对自己的学生的不务正业也并非一无所知,他时常写信过来,以严厉的口吻提醒海因里希,警告他不要变成自己从小就教育他需要的远离的放荡浮华的公子哥。据那时候海因的好友回忆,每当收到盖章自己严师的印章的信封,他就变得既紧张又害怕,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足不出户,认真的钻研神学典籍。但维持不了几天,就难抵某位贵客的盛情邀约,出现在对方举办的舞会上。直到约瑟夫下一封信寄来。


到了后年的一月份,海因认识了一让他走到了命运的转折点,也让他的人生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人。那就是当时风华正茂的国王马克西米利安。


那是在剧作家施耐德举办的一个下午茶的宴会上,他本来就是马克西米利安最为欣赏的作家,对海因里希“人间的阿圌波罗”的美誉早有耳闻。而作家也顺势把海因里希举荐给了马克西米利安认识。对此海因里希本人是否从中作梗已经不得而知,但另一个事实很清楚:国王完全被他迷住了。


三天后,国王就以讲解典籍的名义,邀请当时还是学生的海因里希入宫伴架,之后就和他形影不离。海因仿佛国王的影子,陪着他出现剧院、会场、舞会,甚至逐渐带他参与王公大臣间的议事。众人于是开始议论纷纷,而国王则不以为意。为了讨自己的新宠欢喜,他甚至下令在宫廷新建一处行宫,它的一切完全由海因里希自己决定。


而海因里希如此受宠,除了外貌,也与他的手腕不无关系。和马克西米利安其他情人们不同,他会陪着马克西米利安出训、打猎,为他安排各种新奇有趣的戏剧活动,甚至能帮助马克西米利安解决政务上的难题。


当他在宫帷内平步青云时,一个意外的发生貌似阻挡了海因里希朝宫帷之外迈进的步伐。那就是他又敬又怕的抚养人约瑟夫的意外身亡。


约瑟夫一向是极为反对海因里希接触那些声色犬马的。最初,他的警告和训斥还能约束学生逐渐堕落的行为。然而,在得到国王的爱慕后,珠宝的光芒遮蔽了书本上的戒律,繁华的喧闹覆盖了教堂的钟声,海因里希越发我行我素。不过也有传言,是马克西米利安为了不让他眼中的那位老古董打扰到新宠的兴致,叫人拦下了约瑟夫的一切信件。


不管原因究竟如何,久久不能知道海因里希的想法的约瑟夫院长明白,不能再指望书信上的往来能让自己的弟子返回正途,他于是决定动身去国都当面和海因里希交谈。全然忽略了自己已经是疾病缠身,加上恰逢雨季,恶寒的天气、疲惫的颠簸,就这么压垮了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带他去了天堂。


那时海因里希正在陪国王欣赏剧院新出炉的歌剧,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场就昏了过去,吓坏了身边的侍从,马上带他回宫救治。醒来之后的他悲伤又消沉,在得知恩师去世的原因后更是后悔不已。他决定结束这般纸醉金迷的生活,完成恩师的遗愿。他向国王请求结束这段关系放他离开,爱意正浓的国王当然舍不得放他走,然而还是抵不过他的眼泪和哀求,同意他先回因斯教堂为抚养人守丧。


国王满心以为过了几天海因里希就会放下悲痛回到他身边,但足足三个月,海因都没有一点要回来的意思。这时候耐受不住相思之苦的国王开始不断给海因写信,派遣使者送去各种珍贵的礼物,希望他能回来的。然而海因里希的态度也非常坚决,他婉言坚决了国王的爱意,也希望国王以后不要在差人打扰自己现在平静的生活了。两人如此僵持了半年,依然得不到海因的回应的国王为此异常烦扰,甚至再无心于娱乐或政务。


这时候国王的宠臣给他出了主意,先是提前建成了按照海因里希的意愿修建的宫殿,并取名为因斯宫。接着为约瑟夫院长举行悼念活动,请海因里希回到首都参加。再等海因里希来到首都时,带他到了那座为他精心打造的宫殿。顺理成章地,海因里希再也无法拒绝如此丰厚的礼物,于是再未离开首都。


失而复得的国王给了海因里希加倍的荣宠,而海因里希在没有了正直的老约瑟夫的约束后,野心也越发膨胀。他起初是和首都的警察队建立了密切的关系,控制了整个帝都贵族们的信息,后来在他的怂勇下,国王加设了秘密警察来监控所有的王公贵族。这也是现在督查局的前身。


海因里希非常明白光靠单纯的愉悦无法拴住那风流的君王,只有让对方真正的无法离开自己,他的地位才能真正稳固。他开始运用自己政治方面的天赋帮国王解决政务上的难题,其中最有名的一件,便是帮国王去铲除了一直有谋反嫌疑的莎朗公爵。


当然他也没忽略生活上的享受,在他的安排下,宫廷乐队迅速扩容,他尤其注重对当时一些年轻音乐家的引入,保持宫廷音乐的新鲜血液。还在原有的基础上,新建了几座歌剧院,以非专业的形态为国王提供专业的表演,而剧目出自他从周边挖掘的人才之手。而在他的推动下,音乐和歌剧在国内风靡一时。参加音乐会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贵族们更是争相推荐自己赞助的歌剧院、剧作人及剧目。


在国王沉迷于艺术的享受而怠慢政务时,他便以惊人的精力悄然将一切打理妥帖。以致于后来,国家的权力中心从国王的书房逐渐转移到了因斯宫。


在他的把控下,国家倒是有条不紊地发展,虽然上层的生活奢靡,还不至于难堪重负。不过在戏剧音乐上的巨大花销,虽然为他赢得了艺术家的赞誉,却也激起了底层人民的激烈不满。另外,出身卑微却把控朝政,也惹来不少贵族的厌恶。这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种子。


一切开始于他稳坐高位之后,当时邻国爆发了天主教和新教的战争,海因里希作为一个虔诚的天教信徒,理所应当地站在了天主教一边,让国家加入了这场战争。


不过海因里希决定和天主教结盟,倒也不全是因为自身的信仰。与其说针对的是新教,不如说更加针对新教背后曾经讽刺过的他的领导人。那个狂妄的领导人还把自己的狗取名为了海因希,这让他大为光火,怀恨在心。而从实质上的利益来讲,如果赢得这场战争让天主教控制邻国,无疑能扩大本国的势力范围,为以后向东方的延伸打下基础。这次战争看起来势在必行,但他没有预估到两个致命的问题。一是新教的领导人的实力,相比他惹人厌恶的程度也不遑多让。本来计划速战速决的战争一直胶着到了第三年——周边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这场混战。随着战线越拉越长,第二个问题也浮出水面:国家的财政快要无法负担这场消耗战了,为了使战斗维持下去,国家不得不一再加税,但是海因里希自己的支出却一点没有减少。


国家似乎被他的和他推动的这场战争拉进了深不见低的泥沼。


终于在战争爆发的第八年,大贵族迪伦马发动政变,带军闯进王宫,杀死了还在睡梦中的国王,他本人被拥立为新王。而有趣的是,作为始作俑者的海因里希却只是被软禁。这也导致全国上下议论纷纷,有流言说海因里希已经迷惑了新王,甚至还有传言宣称这场政变原本就是海因里希和新王联手策划的。


但一切都结束在了那个秋天,海因里希据说在新王特许的秋猎中意外地坠马身亡,从而结束了自己短暂而传奇的一生。他的死因是一个无解的谜团,没人会相信他那样一个出色的骑手会坠马而死,唯一的疑问就在于,如非意外,这又是谁的阴谋?


不过这一切对于海因里希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那场战争在他死后也没有结束,直到第二年,国家才取得了胜利。一切的成果都像他曾经算计的那样,国家得到了难以估量的政治资本,为它日后成为一个帝国埋下了基石。命运就是这么讽刺,如果没有那场政变,以海因里希的才能,极有可能让帝国的辉煌提前到来。


如今他沉眠在斯蒂芬教堂的墓地,他的灵魂终于可以和他向往又逃离的玛利亚在一起。他的墓碑上的铭文是胜利之后由他那位好友作家写的。


一个罪人,美丽而又伟大。』


TBC


评论(1)
热度(10)

© 十日眠城 | Powered by LOFTER